李泉、方大同、郭顶 在西湖边听音乐文人们唱到嗨

李泉、方大同、郭顶 在西湖边听音乐文人们唱到嗨

  李泉

李泉、方大同、郭顶 在西湖边听音乐文人们唱到嗨

  方大同

李泉、方大同、郭顶 在西湖边听音乐文人们唱到嗨

  郭顶

李泉、方大同、郭顶 在西湖边听音乐文人们唱到嗨

  时间让男人阅历 沉淀后会变成什么姿势?有人说,听李泉的歌,看他的现场扮演 就知道了。

  此话不假,拿半个月前《歌手》总决赛现场举例:舞台上的灯光似梦如幻,李泉细长 的手指在钢琴键上自如翻飞,台下的观众如痴如醉,同台的陈洁仪满眼爱意。一曲唱完掌声响起,咱们像从梦中醒来,目送李泉下台的时分 ,有人张狂 叫着李泉的名字,恨不能 按碎手中的投票器。

  后台承受 采访,李泉永远是最安静的那个人。喜欢坐在旁边的他从不抢所谓的“C位”,别人 提问、答复 ,他就嘴角挂着微笑静静听着;被问到问题,他会盯着提问者的眼睛细心 答复 ,一来二去他在媒体圈就有了个新昵称“李撩撩”,因为气质真实 太撩人。

  还有就是他的音乐,说起《走钢索的人》《我要我们在一同 》《很苦》《哭了》,陪伴过许多人“渡情劫”的无数个深夜。

  扔掉CD,在太子湾公园初夏的夜里,跟李泉来局势 对面的约会吧!5月13日,西湖音乐节的现场,“音乐诗人”李泉将再次唱起那首《我要我们在一同 》。他说,这是他跟杭州许下的美丽约好 !另外,作为创作文人 ,本届西湖音乐节还有方大同、郭顶,相信三人组成的“奢华 创作团”,一定能让你感遭到 不一样的氛围。

  李泉:我和杭州有个约好

  李泉出生于上海,4岁开始学习钢琴,从小承受 正统音乐训练。他的创作才华有目共睹,在圈内有极好的分缘 和口碑,比如给赵薇制造 过口碑专辑《天使旅游 箱》,为钟汉良制造 过个人专辑《风和日丽》,还为范晓萱写了那首流传极广的《我要我们在一同 》。

  1999年,转型后的范晓萱不再是“小魔女”般没心没肺,《我要我们在一同 》让大众看到她精力 深处的黑洞,略带伤感、透着孑立 。当时留着长发、气质忧郁的李泉,呈现 在范晓萱这首歌的MV里。

  李泉前期 的专辑封面,通常是长发造型。有人说这代表着李泉的一种“浪子”精力 ,身处喧哗 都市,将凡尘俗事故 成感动 人心的音乐。比如《很苦》,“对你太支付 ,成绩很苦。一切没缘故,一切停不住,我觉得自己,很苦。”

  范晓萱的《我要我们在一同 》传唱太广,成了都市情歌中别树一帜的存在。再听原作者李泉的版本,又有不同的感受。有人这样总结:“范晓萱唱出了小女人被爱所伤却只能独自疗伤的孤寂,李泉则唱出了都市男人心底里最真的那种痛,初听觉得满不在乎,实则痛彻心扉。”

  那么,这次来西湖音乐节,这首许多人记忆中的歌会否唱响?李泉说,“我很久没有带乐队出来了,这次在西湖音乐节,我想给咱们唱自己不同时期的作品,所以《我要我们在一同 》肯定会有,这就像是我跟杭州的一个约好 。”

  说起杭州,李泉不由用“美”和“夸姣 ”来描述 ,他说对杭州很熟悉:“离我那么近,曾经 小时分 就常常 来,不是因为工作,而是有同学在这里,所以放暑假就会来杭州,待在保俶山上,看西湖的美景。现在想一想 仍是 很夸姣 的。我一直在跟很多国外的朋友引荐 杭州,告诉 他们有西湖这样一个当地 。我也跑了世界上那么多当地 ,但杭州和西湖一直很独特,它的这种美,不是能用其他城市来做比较的,是十分 独特的美。”

  咱们无妨 也想象下,五月的杭州和风 拂面,太子湾公园的青草地飘着淡淡青草香,舞台背后是一直 波澜不惊的西湖柔情,眼前是青山是郁郁葱葱的树木,灯亮光 起、音乐响起,李泉站在舞台中央,轻轻 一笑,接着唱起一首首自己创作的歌曲。那种撩人,真的只有来现场才干 感遭到 。

  不过李泉也说了,西湖的美才是真的撩人,“西湖的美有沉淀的当地 ,我想让那天晚上的音乐,跟美景更相等 ,不要破坏它。”

  方大同:相约不再《三人游》

  这次来西湖音乐节的创作文人 ,除了李泉,还有方大同。

  得知音讯 ,最早 “躁动”的是他的粉丝。单是我这里,就有三拨不同的粉丝团来问票的售卖状况 ,咱们都想到现场一睹方大同的才华,忧虑 票卖太快,自己买不到。